D.I.D.

結局過去はついて回る。良きにつけ悪しきにつけな。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離人街巷口 拾壹之章

※ 想寫下去的理由很簡單,想把某些紀錄不中斷。

夜半時分,燈火通明的偌大書房,老者獨坐其中,雙手交疊,似乎在等待甚麼。

「老爺,您該休息了。」

「不急的鳳容,執行者未歸,咱們這只要收成的更沒藉口。」太老爺語調微揚,看得出十成把握,他不打沒有勝算的仗,之前一直在等待,直至,姚寧寧親自來向他表明立場。

「您真的很高興,無論是口氣還是上揚的嘴角。」女子隨之表是和悅之色,替主人重新倒入熱茶,有多久了呢…沒瞧見此位老者眼瞳中銳利明亮的眼神。


或許是為了打發時間,老者忽然爾開口:「鳳容啊…」

「嗯?」

「祁凜那小子,和姚寧寧是舊識吧?」生性孤獨的狼會主動提出支援,那抹眼神,像是非他莫屬的毅然,不愧是年輕氣盛,連情感也學不會隱藏。

「甚麼都瞞不過您,是的。」鳳容誠實稟報,太老爺的城府佟家上下是有目共睹,明智之舉,就是絕對地忠誠與信任,與之為敵,無疑是螳臂擋車。

「呵呵…那小子的缺點,就是不會寫收歛二字。」老者拿起熱茶,緩緩入口。

「太老爺若覺不妥,我會叮囑他收斂。」

「不用。」太老爺語調轉變,堅決地讓鳳容感受自己的失言。

「鳳容失禮…」女子眼眸略低,趕緊致歉,她真是外行裝內行,多年來容忍簫名伶對外呼風喚雨、頤指氣使的傲慢之姿,如今搞到女兒們窩裡反仍不願出手,身為第二十六代的佟家當家──這點家醜輪不到親自出馬。


門外傳來幾聲輕敲,鳳容去應門,來者真是回歸的祁凜與姚寧寧二人,較為顯眼的是少女貴重的和服上沾滿血跡,屬於韋楓銀的。


「進來吧,太老爺正等著你們。」優雅接待兩位訪客,女子貼心地在女孩耳邊低語,後者點頭致意,鳳容這才離開書房,替姚寧寧準備乾淨的換穿。

「夜安,太老爺~」名為祁凜的男人笑著,向座上的老者行禮。

「想必是見到老朋友吧?你的表情騙不了誰。」太老爺各推倒好的茶給兩人,他之從容,看不出有任何對接下來的對談產生雀躍或是催促。

「老狐狸就是老狐狸。」祁凜打趣,將茶當酒一樣率直飲下。

「祁凜,茶要慢慢喝,才品得出味道。」

「下一杯吧~」嘀咕一會兒,男人自主性地替自己倒第二杯茶,隨後又笑得開朗,太老爺不慍不怒,容忍這匹野獸狂野的姿態。


半晌,兩人互動非常安靜,太老爺緘默,在等下個開口時機、祁凜品著長者所說的名茶,想著怎麼將今夜之事彙整以報。

恰巧,鳳容進門,輕拍姚寧寧並送上一套全新的粉櫻和服,少女眼瞳微露欣喜,這是她最喜歡的款式,沒想到竟然能在這收到如此大禮!

「收下吧,就當是爺爺賞給寶貝孫女的。」太老爺首露和悅之色,寧寧霎時受寵若驚,深怕血跡染上新衣,她小心緊跟著鳳容腳步邁向更衣室。


「好個懷柔政策。」男人從口袋摸出菸盒,點燃菸草,深抽再輕吐,散發出的尼古丁味勾起兩者之間的話題:「見到了楊弦青,還有…佟念蓁。」

太老爺心如止水,繼續聽祁凜說下去。

「姚寧寧對外仍是以狐狸精的命令行事,屆時,我猜楊弦青會把韋楓銀這筆帳記在她頭上,不過…太老爺您不怕佟念蓁會反其道思考,想到您這來嗎?她可是連狐狸精的窩都敢闖的白梟啊~」男人翹起腳,有些焦急注視著眼前起身,走至窗邊,雙手負於後思忖的長輩。

祁凜識相閉上嘴,誰都不能打擾太老爺思考,這點,他不至於蠢到冒犯,他想得到的、太老爺當然也會料到,可他就是擔心,寧可攤在檯面問個明白。


「就是要她來。」

「嗯?」

「見了戶籍上的母親,總該…挑個時間見見親生的爺爺吧。」一語道盡,剛好被換上新衣的姚寧寧聽入耳裡,表情顯得吃味,即便知道自己和佟家完全沒有關係。

「寧寧!?」

"………"

「不要忘了自己是誰…」老人沒轉身,卻精準猜透祁凜那句的口氣是在表達何種訝異,「ㄚ頭,在這個時候,妳真正該思索的,是如何找回被剝奪的"自由"。」

"可是…"

「佟念蓁是我兒子在外的女兒,是我的親孫女,血濃於水,再怎麼偏袒,我還是會給她最多的包容與寬恕。」

"可是我…也想當爺爺的孫女……"

此話甫出,一旁的鳳容想制止也來不及了、祁凜更是展現出少有的沉默,兩姊弟想的是同一件事,那就是:姚寧寧說的太多,失寵之日不遠矣。

太老爺不喜歡明著要糖果的孩子,與其哭喊著討,不如靠自己去找出來,姚寧寧現在的情緒屬於前者、而遠在離人街的佟念蓁,則是後者…


「離開吧。」老者緩然轉身,拄著拐杖的手不禁有些冰冷,鳳容上前攙扶,對於主子,今晚的煎熬對他年邁的身體而言還是有些吃力。

姚寧寧還想叫住太老爺,被祁凜硬生拉住。

"為什麼!……"眼淚不爭氣從眼眶滑落,她看著拉住自己的男人,那個平時總是對她笑、對她體貼的大叔。

祁凜仍舊不回應,抓住女孩的手死緊,生怕下一秒就失去了她。


「還不懂嘛?」離開之前,太老爺語重心長地問。

"爺爺…"

「我曾說過,察言閱色、謹言慎行,被媳婦奪去聲音的妳,至今仍無長進?」

聽完太老爺的話,姚寧寧絕望了,她像是洩氣皮球,動也不動地佇立於男人身後、對於失去依靠的女孩,鳳容本想伸出援手,礙於上司,只能將這份情緒全數壓下。

「聽好了,」太老爺一臉肅穆,用清晰的口吻再次強調:「從今起,妳們的任務就是讓佟家第二十八代繼承人‧佟念蓁回歸。」

聞之,在場三個人有著三份思緒,尤其姚寧寧,掩飾不了失落讓她差點站不住腳。



原來,我從未自絕徑走出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- 0 Comments

Add your comment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