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C2ブログ

D.I.D.

結局過去はついて回る。良きにつけ悪しきにつけな。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離人街巷口 柒之章

※ 舊作續創,微血腥風格確定。

「我要是早點出來,你會收手嗎?」

「好像…也不會~」少年從屍體頭顱抽出染上溫熱血液的蝴蝶刀,沒有畏懼,如狡狐般的笑容勾勒出失去憐憫的人性,剝奪後的快感油然而生。

「那就沒甚麼好談的。」轉身,正想返回房間,忽爾,身後一隻手抓住肩膀,「我有話問妳。」不慎蹌踉,女孩對突來的舉動有些不耐煩。

「…放開。」她想甩開,可對方力道抓個死緊。

「妳僅管回答便是,老鷹,是誰?」內心瞬升的疑問脫口而出,縱使恢復自由,不代表過去被隱瞞的秘密,他小爺就這麼過哩!

「我不知道。」

「沉默不夠,羽燕綾妳在說謊。」應對間,獵捕者嗅出獵物反噬的警覺性,一轉身,羽燕綾手已扣在韋楓銀脖子上,若不是反射神經傳出痛覺,壓根不等他回神。

「…我心情也不好。」冷凜,錯覺間,墨綠眼瞳中夾雜血紅。

「妳想扯平?」縱然被掐,少年仍有餘力反駁;或許是氣消,少女鬆開始手指,沉默又言。

「……我不能殺你。」

「楊弦青說的?」挑眉,臉上的傷疤隱感灼燒。他最恨步調被打亂,四肢不是自己的,有根弦穿刺過,在背後操縱接下來的走向。

「…非得扯到別人,你才肯信?」她感受到對方心跳開始紊亂,屬於憤怒的情緒高漲,是誤解…扭曲了嘛?……

「哈!憑甚麼信?沒背景沒靠山的,也不姓佟。」

「意思是,若改回佟燕綾,你就會殺我?」

「……………」韋楓銀很想飆髒字,不過至嘴邊又吞進肚,礙於原則、礙於規矩,如今的自己天殺的絕對不能反悔。

這次,換他想轉身,孰料見到隔壁買菜回來的王嬸,地上"廚餘"未清除,他暗叫不妙,萬一這鬧得人盡皆知,接下來麻煩可大了!

沒想到,這名頭髮灰白的婦女沒將地上的屍體放在心上,竟是驚慌上前,摸著少年的臉「唉喔!遭小偷了是吧?你們有沒有受傷?」再者,又看向亦略怔然的燕綾,兩人相互默契搭上,皆對她搖頭表示無礙。

「趕快打電話給阿青,」再拍拍韋楓銀雙頰,王嬸一副認真,「他老本行會處理的!」邊說邊拉起楓銀的手,要他乾脆到自己家打電話才能放心的模樣。

『楊弦青,你啥時做葬儀社了?』滿臉莫名,他兩也只能先照王嬸的話去辦,之後,楊弦青臨時請了雜貨店的假斑,回來替小傢伙們處理屍首。


三個人坐在客廳,一個喝著啤酒、一個吸著退冰飲料,一個吃著超甜點心,你看我我看他,相看三不厭,差不多僵持了半晌左右。

「喂。」韋楓銀率先開口。

「嗯?」

「王嬸…不怕?」

「看多了就習慣,這條街毫無法紀,今日幾個販毒、明日幾個互鬥,有死有生,年過半百的老婦人不懂?」

「喔。」一安心,發問者整身窩進柔軟沙發,兩腳搭在桌上只差沒翹二郎腿。

「憂鬱症,也能這麼堅強?」這次,換羽燕綾好奇王嬸的膽識。

「誰知道~」捏扁手中酒罐,「不平凡的人生創造最原始的草根性吧?」起身,楊弦青想到待會還得回去續代班,想換個衣服再出門。

準備進房門轉門把時,「啊,ㄚ頭…」想起某事,轉頭交代還在吸飲料的女孩:「留意一下自己的交友圈,最近,不太寧靜。」

「?」

砰。
男人關上門,少女注視著那木質物體,思忖之餘,又聽見一旁落井下石的輕挑言論。


「看來不是只有我說妳~」韋楓銀壞笑,拋出勝利的上揚弧度,自沙發坐起,往廚房冰箱那繼續挖掘食物。

人會餓,尤其殺人之後。



此時,愣在原處的羽燕綾完全不知,自以為關掉的筆記型電腦仍未關機,MSN視窗的離線訊息不停閃爍,密密麻麻的文字似像警告,卻又不是…

Lin不曉得對Silent過度的信賴,會成為她之後逃亡最大的敗筆……───





楊弦青換衣服出來時只剩韋楓銀還在吃,微瞇眼,順手將某顆沙發馬鈴薯拎起:「吃這麼多,也不見你囤積?」仔細打量,養他不如養隻貓,胖起來看得也成就感。

「驕傲啊~」吞下最後一口草莓蛋糕,將盒子遞給某監護人,完畢!

「……自己丟。」

「你拎著我。」聳肩。

索性,楊弦青鬆開直接讓臭小子摔回去,不用丟垃圾又能出門,省事。

「小氣鬼!」望著往門口走遠的人影,少年做出鬼臉以表抗議,可似乎成效有限?

「下個月零用錢不要了?」皺眉,男人穿鞋之餘,沒好氣地要脅。

「要!要買書要入社團,你不給我會死~」

「那就死吧。」羽燕綾上完洗手間,恰巧路過吐槽某人。

「去紅磚瓦牆上畫妳的莎士比亞……」

「是畢卡索。」楊弦青搖頭,穿完鞋,丟個沒常識的眼神,拿起鑰匙匆匆出門。

「笨蛋……」

「诶妳個討厭鬼~我真的有天會剁了妳喔──」

砰。
女孩繼續窩回房間,做明日要交的重要報告。

少年沒轍,想回客廳轉電視打發時間(基本上韋楓銀不在白天寫作業)。

乍然,韋楓銀感到背後傳來惡寒。

轉頭,窗外一個身著日本和服的小女孩,眼神直盯著自己,慘白的臉毫無血色,沒有生氣的表情衝擊視線,鮮豔的衣物在陽光照耀下形成反差。

他一個機伶衝出門,至前院,早不見人影,難道是自己錯看?

正琢磨,耳邊傳來曬衣服的王嬸「诶~看甚麼呢?」的叫喚,見婦人掛的幾件衣服顯示在外邊待上段時間,少年藉機詢問:

「王嬸…方才有見到人站在這嗎?」

「喔,你說的是穿著日本和服的妹妹?」

「嗯!是她,去哪了?」

「當然回家啦,哪有孩子不回家的──」笑笑,王嬸把最後一件衣服曬上,揮揮手道趕著煮飯去。

韋楓銀更不懂了,這王嬸在打甚麼啞謎?甚麼回家不回家?既然瞧見陌生人,豈有不應聲的道理?滿腹疑慮,他決定問宅在房間的羽燕綾。

只不過,敲著鍵盤,視線從頭至尾都沒移開螢幕過的某人僅扔下「大白天見鬼。」這句,又陷入膠著,頭痛自己的報告卡在最後的結論當中…



街道巷口,和服女孩提著東西回到一台黑色轎車前,車窗搖下,裡邊坐著正是佟夫人與劉管家,「寧寧好乖。」伸出修長雙臂,女子輕捧著小女孩的臉,相似的皮膚色相襯,其中關係不難推測。

女孩叫姚寧寧,為佟夫人胞妹所生過繼,目的很明顯是要和羽燕綾爭家族繼承權,法律是有趣的文字遊戲,掌握訣竅總是能鑽出條活路,你能在外邊生野種,我也能從娘家要個女兒!

「寧寧小姐有見到了嗎?」一旁的劉為求謹慎,問了她,只見小女孩點點頭,將藏在衣袖後的東西現出,是隻死貓,不過貓身不見,僅剩頭顱,切口還滴著血。

劉管家與佟夫人互瞄一眼,確定小女孩達成任務,開車門示意她入座,姚寧寧不能說話,將那顆頭晃了一下『要帶走?』劉當下機靈,要她一併帶上,車門關上,之後吩咐司機駛離巷口。

而這一切,恰巧被停車於暗處的楊弦青全數瞧見。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- 0 Comments

Add your comment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